极速赛车走势图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領導論述
中國道路的文化自信
(民建陜西省委副主委、西安市副市長 方光華)
來源: 民建陜西省委網站 日期: 2016-12-30

   (原載: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6年11月17日第一版)

 

  習近平總書記說:“我們說要堅定中國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說到底是要堅定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走自己的路,具有無比廣闊的舞臺,具有無比深厚的歷史底蘊,具有無比強大的前進定力,中國人民應該有這個信心,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有這個信心。”如何認識中國道路的文化自信?值得我們好好思考。


  一、中國文化有自己獨特的發展道路


  馬克思指出,共產主義既是人類經濟生產方式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人類理性思維發展的必然結果。但人類歷史發展的道路是多樣的。1859年,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說:“大體說來 ,亞細亞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現代資產階級的生產方式,可以看做是社會經濟形態演進的幾個時代”,即指出文明起源有“亞細亞的”方式,也有“古代的”的方式。后來的馬克思主義者進一步指出,人類歷史發展道路的多樣性不但表現在文明起源時期,同樣也表現在封建社會的形成和發展時期,表現在資本主義的形成和發展時期。


  中國歷史的發展就具有這樣的特殊性。根據馬克思有關“亞細亞的”生產方式的描述,結合中國歷史特點,中國馬克思主義者早就揭示,在中國文明起源之初,土地所有形態走的是從氏族公社公有到氏族貴族土地國有的路徑,沒有經過氏族成員私有化階段。古代希臘文明社會建立的標志是家族的消滅、私有制的起源、城邦國家的產生。中國文明起源的標志是家族而不是家庭,是氏族公有制而不是私有制,是國野之分而不是國民意義上的國家。


  中國封建社會也走著與西方不同的發展路徑。戰國時期,中國開始由奴隸社會向封建社會過渡,經過秦漢時期的法典化,至漢武帝,中國的封建制最終確立。中國封建社會的主要特征是 “土地國有制”,沒有西方中世紀那樣“自由的土地私有的法律觀念”,即土地為皇族地主所有,其他階層僅有占有權或使用權,其對于土地的所有權不過是“法律的虛構”。整個封建社會,土地所有制的性質沒有根本變化,只有它的實現方式的變化。唐中葉以前,以軍事的、政治的統治形式為主,表現為對土地的直接干預;唐中葉以后,以經濟的所有形式為主,表現為通過賦稅方式的變化實現對土地的所有。中國封建社會結構也主要通過與土地國有制的親疏遠近而表現出皇族地主(國家)、貴族地主、庶族地主、自耕農等復雜關系,在大一統的政治格局中實現利益調節。中國封建社會的意識形態雖然具備西方封建社會意識形態的一般特征,但它很少采取宗教神學模式,而是以心性論為核心的自我反思形式出現。


  與西方相比,中國資本主義發展的道路更加曲折。明代嘉靖、萬歷以后,隨著社會經濟的進步和商品經濟的發展,私有土地所有制和經營地主的勢力獲得空前發展,資本主義有了萌芽。此外,城市手工業及海外貿易的發展帶來商業資本的活躍。但中國的資本主義萌芽很難突破農業和手工業結合的封建經濟方式。鴉片戰爭后,隨著外國資本主義的入侵,中國有了一點自己的民族工業,但由于受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雙重擠壓,中國資本主義沒有獲得充分的發展。中國資產階級思想的產生也異常困難,明清之際啟蒙思想家沒有發展出西方啟蒙思想那樣的新思想運動。


  隨著帝國主義侵略的不斷擴大,中國民族危機和社會危機日益嚴重,清朝封建專制統治成為中國社會矛盾的焦點。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把鋒芒直指封建帝制,結束了兩千多年來的封建制度,創建資產階級民主共和國。孫中山在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基礎上,融入深具中華傳統政治特征的彈劾權、考試權,形成別具一格的五權分立思想。經濟上主張壯大“國家資本”以抵制列強的經濟侵略,試圖通過節制資本、平均地權等手段,避免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貧富懸殊,保障社會公平、正義。思想上提倡資產階級的自由、平等、博愛思想,并試圖建立起三民主義與傳統思想的聯系,開啟中國社會向資本主義社會發展的一頁。與西方歷史上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相比,中國資產階級革命已經意識到帝國主義的危害性和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自身的不合理性,設想超越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其民主政綱具有一定的超前性,它使落后的中國處于亞洲覺醒的前沿。


  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煥發出中國文化的蓬勃生機


  在中國資產階級登上歷史舞臺的時刻,世界歷史發生深刻變化。列寧在俄國建立了蘇維埃政權,揭示出在資本主義并不發達的條件下同樣有進行社會主義革命的可能。中國馬克思主義者認為,中國資產階級設試圖越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是歷史的進步,但它缺乏徹底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綱領,未能把封建制度同它的經濟基礎——封建土地所有制聯系起來,不懂得必須推翻封建地主階級的統治,更不敢同帝國主義進行針鋒相對的斗爭,并沒有找到促成中國文化創造性轉化的現實力量,其政權也并沒有改變中國社會的半封建半殖民地性質。


  中國共產黨自誕生起,就力圖建立一個徹底擺脫封建主義、又沒有資本主義危害性、真正能實現人的全面發展的現代民主國家。毛澤東同志等共產黨人,領導中國人民,依靠工農聯盟,團結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徹底反對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進行新民主主義革命,不但打敗了日本帝國主義,捍衛了中華文明,而且通過與資產階級政權的決戰,建立了新民主主義政權。取得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后,又領導人民迅速完成了對封建土地所有制的改造,實行耕者有其田的制度,完成了對官僚資本的剝奪,將它們收歸國家所有,保護和發展民族工商業,鞏固了人民民主政權。1953年,中國共產黨又創造性地領導人民由新民主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經濟上通過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確立了工業生產資料公有制,通過農民的合作化生產確立土地集體所有制,從而使人民成為社會生產及社會財富的主人,確立了社會各階層在經濟權益上的法律平等,人民都是社會主義的勞動者。政治上通過建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使人民成為國家政治權力的真正主人。通過實施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維護各民族的平等。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確立為開啟中國文化的新篇章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由于中國資本主義發展不足,并沒有積累充足的社會物質財富,如何迅速增加社會物質財富,成為當時社會主義建設的突出矛盾,在這個問題上,出現了思想認識上的分歧。1957年后,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階級斗爭被引入人民民主政權內部,最終導致“文化大革命”,使社會主義建設遭受嚴重挫折。歷史唯物主義認為, 生產力是社會發展的最終決定力量、最終動力,是社會基本矛盾運動的起點和根源。1978年底,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重新確立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開始了對社會主義的再認識。鄧小平指出,社會主義必須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發展是硬道理。社會各階層雖然具有法律上的經濟權益平等,但要實現事實上的平等還有相當長的歷史過程。在世界資本主義生產關系占主導地位的當今時代,社會主義也離不開與資本主義的聯系,需要向西方發達國家學習。中國社會主義實現了從以階級斗爭為綱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從僵化到全面改革,從封閉到開放的歷史性轉變。在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過程中,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使中國社會主義走出危機,取得舉世矚目的成績。


  中國社會主義道路證明有悠久歷史傳統的中華文明能夠走出自己獨特的發展道路,同時證明通往現代化并非只有資本主義一條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顯示出社會主義的活力,同時彰顯出中國文化精神頑強的生命力。


  三、中國道路將為世界貢獻獨特的文化價值


  中國道路的世界價值首先體現在中國文化的賡續發展。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取得了令人自豪的成績,但依然面臨各種嚴峻的挑戰。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所指出的那樣:“今天的長征同當年的紅軍長征相比,同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已經走過的長征之路相比,雖然環境、條件、任務、力量等方面有一些差異甚至有很大不同,但都是開創性、艱巨性、復雜性的事業”。迫切需要我們保持清醒的憂患意識,進一步解放思想,以更加寬闊的眼界審視馬克思主義在當代發展的現實基礎和實踐基礎,繼續推動馬克思主義同當代中國發展的具體實際相結合,不斷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推向前進,把中國社會主義道路走得更加穩健,更加輝煌。中華文明是世界四大文明之一,歷經5000多年綿延不斷,在人類文明史上具有典型意義。中國文化自身的賡續發展就是對人類的貢獻。


  中國道路的世界價值還將體現在與世界人民一道,在共同應對今天的全球性問題中提出確有價值的方案。在全球化日益走向深入的今天,不同制度、不同類型、不同發展階段的國家和人民相互依存、利益交融,已經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任何國家在追求本國利益時都必須兼顧他國合理關切,在謀求本國發展中促進各國共同發展,努力建立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系,增進人類共同利益。2008年以來世界金融危機正在促進世界全球化格局的改變。發達國家試圖通過對世界經濟貿易規則的重新調整,以把握世界經濟和政治的主導權。在這樣的大變局中,中國如何積極參與國際經濟政治秩序治理,如何提升合理主張的制度化能力,確保國家綜合實力進一步提升,并為廣大發展中國家爭取發展權利,維護世界和平大局,還面臨著十分嚴峻的挑戰。只有當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中國方案”越來越得到全世界人民的呼應,并落實為國際社會愿意共同遵守的制度,產生實際效果,讓國際社會心悅誠服,中國道路的世界價值才會充分彰顯。


  中國道路的世界價值還將體現在中國文化的精神價值。文化最核心的競爭力在于它的世界觀及其所衍生的人生觀。中華文明蘊藏著深厚的社會思想和人文精神,中華文化精神上追求“天人合一”,政治上崇尚“仁義教化”,文化上主張“和而不同”,這些理念對于近代以來的“天人對立”“人我對立”“身心對立”的價值觀具有一定的修正作用;近代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經濟、政治和世界文明交往等領域所走過的獨特路徑,豐富了世界現代化進程的探索內涵,也豐富了人類精神生活的內涵。但這些思想內涵要被世界所接受,并非易事,還需要我們尋求中華文明與世界文明溝通的基礎和可能的途徑。將富有中國民族特色和時代特征的智慧總結提煉出來,以世界其他文明能夠接受的理論、觀點和理念向世界傳播, 既是當代中國自身發展的需要,也是推進世界全球化進程進一步深入的需要。我們既要繼續推動中華文化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打牢在世界文化激蕩中站穩腳跟的根基,又要在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等全人類的共同價值中,貢獻中華文化獨特的理念,推動文化交流互鑒,引導人類實現更高的文化自覺。

  2013年12月,在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120周年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歷史就是歷史,歷史不能任意選擇,一個民族的歷史是一個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礎。不論發生過什么波折和曲折,不論出現過什么苦難和困難,中華民族5000多年的文明史,中國人民近代以來170多年的斗爭史,中國共產黨90多年的奮斗史,中華人民共和國60多年的發展史,都是人民書寫的歷史。歷史總是向前發展的,我們總結和吸取歷史教訓,目的是以史為鑒、更好前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植根于中華文化沃土、反映中國人民意愿、適應中國和時代發展進步要求,有著深厚歷史淵源和廣泛現實基礎。中國道路從根本上看是歷史選擇,是文化選擇。我們應當增進文化自覺,在這條道路上奮勇前進。   (民建陜西省委副主委、西安市副市長   方光華)

 

 

极速赛车走势图 怎么做到月入十万 重庆时时彩新版走势图 广东11选五下载什么软件 龙王捕鱼可以赚钱吗 大妈炒股 北京pk10八码在线计划 北京pkapp下载 四川快乐12遗漏汇总 东莞打什么工赚钱 麻将技巧视频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