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赛车走势图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心靈家園
掃 舍
來源: 民建陜西省委網站 日期: 2018-8-24


  周日晚上,送閨女到校回來后,電話問母親啥時間準備掃舍,眼瞅著臘月二十了。母親嘆氣的說“前兩天下雪你爸跌倒把手腕摔傷了,這個年可咋過,舍都沒有掃,啥都沒有準備……”

  “啊,咋不打電話給我們說哩。”

  “沒事,你哥帶去看醫生了,不要緊,敷藥了,沒傷筋骨,就是活動不便。”

  “沒事就好,等忙過這陣,我回來幫你掃舍,不著急。”

  在我的記憶里,父親在外邊工作,回家來都是母親伺候他。可自打父親退休后,田里,家里的活都干的在行,每年過年,掃舍、蒸肉、蒸米、做菜等都是父親一直做……老兩口一輩子也吵吵鬧鬧,可老了,卻相互離不開。

  掃舍,算得上是我們關中地區過年前一項極為重要的禮儀,一般是在小年(臘月二十三)后,農村里家家戶戶開始打掃衛生,房前院后,屋里屋外,徹底清掃,一個角落都不能落下。

  小時候,農村大多住的是土坯房子,掃舍比較麻煩,母親要籌備幾天。早早起來,把屋里的家具、被褥、用品等一件一件搬出去,先是掃,爬上高高地梯子,用笤帚從高到底,由里到外,把灰塵、蜘蛛網……全部掃下來。這一掃,往往就得大半天的,等把屋子打掃干凈了,人也就成了大花臉,眉頭都是灰土色,快認不出來了。

  緊接著,把從田地里帶回來的土疙瘩用溫水化了,和成稀泥,用板刷把墻里外要抹光。這不是個好干的活,不僅考驗體力,更是考驗技術。一天抹下來,衣服上全是黃泥巴,累的不想起來。

  忙到天黑,盡管很累,還要把白天搬出的家具、被褥、用品等一件一件在搬進房里……晚上躺在燒得暖和的炕上,一覺睡到大天亮,又接著干活。

  盡管難打掃,家家還是要打掃干凈。哪怕平時家里不注意衛生的,也要全家動手掃舍。無論如何都得把這過去一年家里積落下的灰塵打掃干凈,以嶄新的面貌走向新的一年。因為沒有人愿意把過去一年的灰塵,再帶到來年,那樣會讓人覺得晦氣。

  如果掃舍是在小年當天,還要把灶房主墻上拜敬的灶王爺畫像和對聯虔誠的取下來,燒了,并放鞭炮以此歡送灶王爺。傳說是讓灶王爺上天言好事,把這家人一年來的生活向玉皇大帝匯報,以求來年生活過的更紅火。

  也是的,居家過日子,每家的生活全在這灶上了,灶王爺可得罪不起。灶上的生活不好了,一家人的日子也未必能好到哪里去。老百姓么,灶臺上的鍋碗瓢盆四季如故,鍋里煮的全是家常,即便是再普通不過,依然能煮出生活的百味,煮出一家人生活的酸甜苦辣……

  在老家,年就從掃舍這一天開始,逐漸升溫,各家在蒸饅頭、煮肉、做豆腐、購年貨、掛燈籠、寫春聯、盼著、等著過年……

  村子里一天天的沸騰起來,因為,離年越來越近了。

  那是兒時我記憶中的掃舍過年情景。

  如今,農村建的房子一家比一家闊氣,大多瓷磚外墻面,乳膠漆粉刷內墻面,有的還貼著壁紙,少部分通上暖氣,布局比城里的幾室幾廳都大很多,干凈整潔,沒啥可掃的。臘月里,人們幾乎天天去城里購物置辦,有的開著車置辦,還有的是快遞直達送貨。那些外出務工的中青年,不論在外怎么樣,都是大包小包的往家趕,趕著回家過年。

  這些年,每逢過年,我也掃舍,連續十幾年,我都是找保潔公司的大姐來幫我掃舍,她們用一天時間,把我那100平米的房子收拾的窗明幾凈,井井有條,我也跟著干一天活,等她們走時,我早累的不想起來。心里老說,現在過個年怎這么麻煩……

  而母親把掃舍看得如此隆重,我的掃舍那能和母親的掃舍相比,我想這不僅僅只是打掃。

  年對父母來說,從臘月里掃舍開始,從父親做的第一碗紅燒肉開始,從父親寫下春聯的第一個福字開始,從母親釀得那份甜甜地醪糟粥開始,從第一鍋饅頭出鍋開始……直至我們回家,一家子坐在一起,吃頓團聚的年飯開始,從我們聊起的家長里短開始,從父母給我們準備帶回家那一大袋美味開始……也只有在這個時候,父母操了一年的心也才能真正的閑下來,放松下來。因為過完了年,就要過日子。

  辦公樓窗外的太陽真好,霧霾也少。我想,此刻,父母去估計已在忙活著,收拾著,在老家的小院里,把年味逐漸的升溫,充實。

  這個周末,我回家掃舍。

  (作者:利勤,民建陜西省委理論與文化委員會委員,民建寶雞市委會組宣部部長,寶雞市作協會員。)

 


 

极速赛车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内部公式 黑龙江时时网 重庆时时1000期走势图 宝盈幸运快三 时时彩平台推荐 金堂乐翻天好玩吗 时时彩全网计划 山东时时五运 时时彩大小稳赚技巧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